ganraoma

急速天劫 我与国资委原主任李荣融二三事

当前位置: 【资兴奇闻】 > 资兴资讯网
作者: 资兴奇闻 分类: 资兴奇闻 发布时间: 2019-12-27 15:20

  

  

李荣融参加会议照片

  陈九霖

  “我是一个忠臣,忠于党、忠于国家、忠于事业,为党、为国家、为事业无怨无悔。”——李荣融

  2019年12月21日上午,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、党委书记李荣融同志,因病医治无效,在北京逝世,享年75岁。过于年轻而逝,令人扼腕叹息。

  我有幸与李主任结识,始于2004年年年初。那时,国务院国资委成立不久。我当时还在新加坡工作,担任中国航油(新加坡)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,也是中国航油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。李荣融主任率领的代表团去新加坡考察,我负责接待工作,并陪同代表团考察。

  在利兹卡尔顿酒店举行的座谈会上,几家在新加坡的大型中资国有企业负责人,先后发言,介绍各自公司在新加坡的发展情况,并对国资委即将进行中央企业公司制的改革,尤其是董事会的建立,发表意见。

  轮到中国航油(新加坡)股份有限公司发言时,从国内陪同去新加坡的中国航油集团总经理和党委书记先后讲话。他们按照事先在国内准备好的讲稿一字一句地念。也许是他们讲的时间长了一点,也许是李主任急于听取我的报告,李主任主动打断了航油集团领导的发言说:“九霖,你谈谈你的对央企设立董事会的看法吧!”

  那个时候,在国内谈及董事会这种现代企业管理制度,还是一个比较新的话题,而且,比较敏感。因此,我在谈及这个问题时,有所顾虑。但是,我坚决支持李主任在中央企业设立董事会的设想。我说:“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源于西方,自创立以来,运转顺利,效果良好,自有其合理性。其特点在于股东会、董事会、管理层各个层级职能明确,各个方面的积极性得到了发挥,监督机制健全。而且,发达国家的国有企业,也都设立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。我支持我国央企设立董事会,逐步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,厘清法人治理体系。” 李荣融主任鼓励我多讲,急速天劫并不时给予充分的肯定。听到李主任的表扬,我是既备受鼓舞,又诚惶诚恐,因为在航油集团领导面前绝不可以“功高盖主”。

  令人遗憾的是,在从圣淘沙的一个餐厅吃完晚餐送李主任回宾馆的路上,由于司机过于紧张,与另一辆汽车发生追尾。这个意外,让我非常生气,也十分担心。然而,让我释怀的是,李主任表现得冷静而平和,并没有特别介怀,叮嘱我不要因此开除司机。

  2004年10月,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中国航油亏损事件。航油集团向国资委进行了多次报告,但集团领导每次去汇报都没有带我去。不知道他们是否汇报到了点子上。当时,恰逢李主任陪同黄菊副总理出访欧亚14国。

  航油集团接手处理中国航油事件一个多月了,最终决定放弃原来一直坚持的拯救方案,指示我们对公司的石油期权盘位实施斩仓,公司的石油期权盘位由原来的帐面亏损部分地转为实际亏损。等李主任回国后,我亲自跑去他的办公室。记得是午餐后,他见到我,劈头盖脸地大骂我一顿:“你好大的胆子,给我捅出了这么大个窟窿!” 我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  李主任骂完之后,从秘书的房间走到他自己的办公室。他的秘书示意我跟随进去。李主任请我坐下。我便将事件经过及其解决方案向他汇报。看他平静下来了,我提出了3个解决方案:1、尽快批准航油集团申请的3亿美元并支持尽快汇出;2、支持此前被国资委李毅中书记否决的由中国海洋石油公司(CNOOC)注资中国航油并进行其它合作的方案;3、支持英国石油公司(BP)的救助方案。我告诉李主任,三个方案中的任何一个都能妥善解决中国航油事件。看得出来,李主任听得非常认真。

  之后不久,3亿美元外汇额度果然批准下来了。我最期待的CNOOC注资与合作的方案却杳无音讯。

  我寄希望于BP救助的方案。当时,恰逢BP总部的CEO将到访北京,且李主任将要会见他。我为此做了特别充分的准备,我与BP新加坡公司、BP中国公司和BP总部都沟通好了。BP方面说,只要李主任当面要求BP支持中国航油,BP方面一定会出手相救,而且,BP借助其全球石油贸易网络,一定能够处理好后续事件。

  我确切地知道李主任是何时接见John Brown(BP 时任CEO),为此,专门给李主任准备了一份报告,还在他接见客人前5分钟从新加坡打电话给他的秘书提醒李主任。尽人事之后,我抱着极大的期待等候佳音。

  会见刚一结束,我就打电话问李主任的秘书,询问李主任是否要求BP支持中国航油公司。秘书告诉我,李主任并没有提及该事。我问他为什么,是不是李主任忘了。秘书告诉我,肯定不是忘了,可能李主任担心BP提出反要求,即提出一些交换条件。

  后来,令我遗憾的是,李主任所批准的3亿美元,也分文没有汇出。航油集团却在请示国资委之后,将原定的拯救中国航油的方案,在实施了50天之后,改为破产重组的方案,5.5亿美元的帐面亏损转为实际亏损。

  2005年,我和父亲在新加坡观看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,突然发现李主任正在谈及本人。当记者问谁应该对中国航油事件承担主要责任时,李主任说,这个责任应该主要由航油集团承担,因为他们派出了6名董事,他们批准了石油衍生品交易,他们也失于事后监管,危机管理工作也没有做好。资兴奇闻

  2006年,国内传往新加坡一个信息,李荣融主任出席淡马锡在京办事处开启仪式时,亲口告诉李显龙总理说:“陈九霖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维护股东利益,你们不能判他。”

  2010年,我在担任另一家央企——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时,时任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的邓瑶采访过李主任。当时,李主任谈到我劫后回归“国家队”,担任央企的领导职务这个敏感的话题,因为那时有些媒体对此进行大肆炒作。李荣融主任对邓瑶记者说了这样意味深长的话:那些从低谷重新站起来的人,要比一路上升的人多付出很多倍的艰辛,非常不容易,用人就要用这种从泥潭中爬起来的人!

  通过多次、多个场合的接触,李荣融主任给我的印象是:思想开明、作风正派、才华横溢、事业心强。我非常认同他的自我评价:“我是一个忠臣,忠于党、忠于国家、忠于事业,为党、为国家、为事业无怨无悔。”

  我同时也感到,李主任似有怀才不遇之感,他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,但也有很多他想做而做不成的事情。他才75岁就离世,实属遗憾。祝李主任在天之灵安息,共和国中央企业的功劳薄上,有他浓墨重彩的一笔!

  (作者为博士,全国工商联国际合作委员会委员,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)

  

见习编辑:李茜楠 主编:程凯

资兴资讯网
ganraoma